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吃维勇
/尤勇/好茶/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

【维勇/尤勇】闻香识你(三)

#助理维克托x调香师勇利 有尤勇

#年龄设定尤里奥18

#ooc有。关于调香纯属瞎掰,慎重。

 



  维克托很潇洒地递交了辞职信,然后很潇洒地表明自己将辞去调香师一职,转职当胜生勇利的助理。这事还没闹到人尽皆知,但spice的老板已经不能直视潇洒这一词了。

 

 

  他欲哭无泪把雅科夫请到了spice总裁办公室。雅科夫看到那封辞职信气的直跺脚。胜生勇利是谁?不过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第一专业还不是调香,到底有什么值得维恰自降身份甘愿去做助理。

 

 

  “ 雅科夫。”自己气的直跺脚,当事人却跟没事人一样微笑着和自己打招呼。

 

 

 “ 维恰,你这是什么意思?”雅科夫拿起那封辞职信,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

 

 

 “ 就是我写的那样。”维克托脸上认真的神情表明他不是心血来潮开玩笑。

 

 

 “ 你怎么还是这么没脑子啊秃子。”一个金发少年一脚踢开办公室的门,随意地坐在深棕色沙发椅上。那副样子好像默认这里是自己家一样。

 

 

  还不等雅科夫发火,维克托就率先开口:“ 是尤里啊,怎么有空过来了。新香水调制的怎么样了,香水新人赛准备的如何?哎呀,我才发现原来公司有两个yuri呢。说起来,那个勇利可比你要厉害多了呢(。・♡・。) ”

 

 

  原本还想继续看热闹的尤里立马不高兴了。

 

 

  “ 你的脑子都用在怎么长头发上了么?不要把我和那种人相提并论!倒是你就凭一个面试就断定那个日本人有多厉害,我看你是无聊透顶了吧。”

 

 

   尤里虽然前半句是气话但后半句也不都全无道理。自己只是看着一张配方表就贸然行事,实在是有够没脑子的。既然那个勇利在spice,他就能随时接触到他。是真的天赋过人还是假的,不用多说,下个月的公司考核就能知晓。

 

 

  维克托简单分析后拿走了那封辞职信,和自己的老师拥抱了一下就离开了。

 

 

  剩下的三人一脸懵逼。

 

 

 

  正在准备这一季度考核内容的李承吉接到人力资源部的电话,有些诧异。

 

 

  那个日本人竟然能以独立调香师的身份进入spice,这还真是从未有过的事情。难道维克托也看上他了么?既然是自己先发现的,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即使是维克托也不能阻止他。

 

 

  此时在公寓里纠结午饭吃什么的勇利却不知道自己已然成了多方人士探讨的对象。

 

 

 

   第二天清晨,勇利找出了自己现有的最好看的衣服(自己认为)早早地来到了spice大楼门口。

 

 

  李承吉从黑色轿车上下来,抬眸就对上了青年好看的红糖色眼睛。刚想和人打招呼,眼神扫到青年的衣服,嘴角抽了抽。

 

 

  缓步走过去,拉过青年的手径直走向自己的车。几个动作下来干脆利落,勇利反应过来后就发现已经被推到副驾驶座上坐好了。

 


 “ 那个承吉… 我们这是去哪?”

 

  “ 时代广场。”

 

 “……”

 

 

 李承吉停好车就带着勇利直奔xx商场的三层男装区。

 

 

  试衣服,刷卡;试衣服,再刷卡。

 

 

   勇利自尊心受伤了:“ 我以前穿的很糟糕么?”

 

 

  李承吉挑眉:“ 不是很糟糕,是非常糟糕。”

 

 

  没收了土掉渣的蓝色衬衫和黑裤子,把他整个人扔进一套Lanvin黑色西装里。

 


   勇利从试衣间出来后,李承吉看着觉得稍微顺眼些了。但还有种违和感。

 

  

  凑近人有些微红的脸颊,视线上移。不自觉地又望向对方红糖色的眼睛。

 

  

  眼镜。这么好看的眼睛被同样土掉渣的眼镜所遮掩,真是令人莫名感到烦躁。这么想着顺手摘掉了这副碍眼的蓝色眼镜。

 

  

   嘴角不经意弯起一个弧度,李承吉自己本人却并不知道。勇利看着淡笑着的男人,觉得对方还是多笑笑好看。

 

 

  李承吉挑了同色系的领带,心情很好地帮勇利打好。他没有立马抽身而是就那么假装靠在勇利身上,低头凑近人白皙的脖颈。刚才就发现了,对方身上好像有种若有若无的香气。气味极淡却很好闻的香水,从来没有闻过的香气。

 

 

 面色不改地后退一步,并没有让勇利发现一丝异样。

 

 

 原本黑色的双眸变得幽深,这个青年似乎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勇利没有看到西服的价格。李承吉只是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 你不用管,只要记得你欠我一份人情就好。”

 

 

 然后他们在xx商场逛了一上午,还帮勇利配了隐形眼镜。

 

 

  多年后,李承吉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向维克托调侃道,我是最早看到他蜕变的人。

 

 

 

 这几天北京的天气热的让人没心情更文(其实就是懒

 这章放尤里奥出来玩了。

 我才不会告诉你承吉占了小天使便宜。


【维勇/尤勇】闻香识你(二)

#助理维克托x调香师勇利 有尤勇
#年龄设定尤里奥18
#ooc有。关于调香纯属瞎掰,慎重。
#维克托这章可能出来溜溜x




勇利红糖色的眼睛里充满着疑惑与喜悦,他知道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只是……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李承吉不紧不慢地说:“ 你是今天面试的人里唯一一个不碰香水瓶就正确判断出香氛的人,我欣赏你这种过人的嗅觉敏锐度。”



很奇怪,明明对方长得很普通,也没有过人的背景,自己却无意识的想要接近对方。



说不定自己意外地抽到了一张好牌……



这样“欲扬先抑”,勇利有些哭笑不得。



“ 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我会向人力资源部说明,应聘你为我的专属助理。”



自己跨专业,应聘的又只是普通的助理调香师,李承吉却特地指明要他做专属助理,必定要经过层层审批,兴师动众。想到这儿,勇利不再犹豫地答应了。



与此同时,spice的会议室里却吵的热火朝天。



以维克托为首的前四名调香师主张走高端路线,剩下的一些公司老成员主张走中低端路线。



“ 维克托,spice不是迪奥、香奈儿,走高端路线根本行不通。中低端才是我们该选择的。” 一个No.6调香师有点起急。



克里斯看了眼没表态的维克托,自始至终心情很好:“亲爱的昂,现在spice已经占领国内市场了,我们应该走出去,向法国的香水品牌看齐。”



“ 散会。” 维克托自始至终只说了这么一句。望着窗外,漫不经心转着手里的笔。



那些不甘心的调香师们看到维克托此举,更加气愤。只不过是运气好点被雅科夫看上,有点天赋而已,凭什么就能指挥他们这些在spice待了很多年的人。



但他们知道,在spice 排名代表一切。维克托自来到这儿后一直霸占着No.1的位置,他有骄傲的资本。这些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散会后维克托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李承吉从面试的新人里挑出了一个英语专业的人做专属助理这事,他已经听人力资源部的人说了。



“ 有可能是这个男人想要自己的党羽想疯了,抓住什么都觉得是救命稻草。”助理递过来一份文件袋,欠身退出。



文件袋里只有一张纸,取出来,薄得能轻轻戳破。



这不是复印件,助理直接拿来了勇利给李承吉的“糖果”配方表的原件。



维克托随意扫了眼内容。



忽然间,脸色变了。



别人可能看不懂这张配方表,不代表维克托不明白。他清楚地明白那十二种定香剂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spice前四名调香师研究了三年未果的东西,出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里。



不可能,一定是巧合。



假如不是巧合,这份配方表如果泄漏出去让其他高级调香师见到。后果可想而知。



他慵懒地靠在沙发椅上,嘴角撩起一个玩味的笑容。很久,都没有这么有意思的人出现了。



仿佛刚才那个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人不是他。



漫不经心地拨起人力资源部部长的电话,心情很好:“ 米拉,那个胜生勇利帮我留意下,还有是时候让李承吉安分些了。”



如果明天向老板递交辞职信,他脸上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呢?想想就觉得有趣。

【维勇/尤勇】闻香识你(一)

#助理维克托x调香师勇利 有尤勇

#年龄设定尤里奥18

#ooc有。关于调香纯属瞎掰,慎重。

 

 

  俄罗斯本土第一香水品牌spice花重金打造的办公楼内,有一位亚裔青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和那些明显是精心打扮的年轻人不一样,勇利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和一条算不上西装裤的运动式黑裤子。头发也没有用发胶打理,一副看起来十分普通的蓝色眼镜完美地覆盖上青年好看的红糖色眼睛。虽然看起来有些糟糕,但大体上也算是温和清秀。

  

   青年有些坐立不安,似乎也察觉到自己今天的仪容有些不正式,脸上泛出一丝红晕。

  

  到底是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呢?

  

  小时候在长谷津跟着自己的老师学辨别香料的时候,就看到电视上报导过香水大师雅科夫·费尔茨曼的弟子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从小就能识别出上百种香料,并且已经发表过不同类型的香水,是个当之无愧的天才。

  

  那时候的勇利看着电视机里长发飘飘的维克托,觉得特别美。

  

  理论上说维克托是自己的偶像,二十余年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自己的师父是个中国老人,平时总喜欢隔三差五买一些昂贵的香水,捶胸顿足:“ 你看看同样是弟子,人家维克托又获奖了…又推出新作品了…再看看自己养的这个,不成器啊,扔掉算了!”

  

  勇利其实很委屈,维克托从小就有识别香料的天赋这是公认的,自己从来不觉得自己在嗅觉上有什么过人天赋。根据香气辨别原料和使用量是所有调香师的基本功。

  

  小时候师父经常举着一杯稀释过千分之一的蜂蜜水站在院子那头,问自己:“宝贝徒弟,闻闻看这是什么味道。”

 

  因为做了错事而不能吃炸猪排盖饭的小勇利糯糯地回答:“ 炸猪排盖饭。”

 

  老头一脸无奈;“ 再闻闻看。”

 

  “ 炸猪排盖饭。”

 

  老头不信这个邪,每顿饭前必演示一次。在闻出来之前,他一直被师父追的满院跑。


  总的来说,自己的嗅觉在师父的追打下勉强及格,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 下一位,胜生勇利。”

 

   勇利还沉浸在儿时美好回忆中,这一声音量并不大的话语却让他清醒了过来。

 

  自己是在spice的面试现场,不能想太多。勇利这样提醒着自己,整理好衣服,做了个深呼吸,推门进去。

 

  面试官叫李承吉,韩国人。spice调香师里排名第五。

 

  按理说这种程度的面试应该是人力资源部的范畴,作为No.5调香师的他根本用不着参加。但是该死的老板说自己太过冷漠,与人打交道也模棱两可,指明自己过来坐镇。

 

  要么没有实际操作经验,要么么只会夸夸其谈。连基本的香氛辨别都不会。耐着性子在这里坐了一下午,只有一个勉强过关的。无聊地翻看着手里的履历表,只想赶紧结束这毫无意义的面试。

 

  他让助理叫来最后一位应聘者。

 

  男人上上下下打量着面前的人,皱起眉头:“简历显示,胜生君就读于日本纪伊学院大学…英语系。”

 

   他让勇利坐下了,开始问问题。

 

 “ 我们并不是一定要求有留学法国的经历,只要是欧洲任何的香水学校都可以。胜生君有和香水接触的经验吗?”

 

  他并不想知道答案,只是想赶快结束这场无聊的面试。

 

 “ 我家附近有个香水店,会卖一些自己调制的香水。我小时候经常去那里玩,学了一些调香的基本知识…我没有留学法国的经历,但…第二外语是法语。这是我自己调配的香水‘糖果’的配方表。“勇利知道自己没戏了,不死心地递上一张调香表。

 

 

  李承吉原本没想和这位有些羞涩的日本青年浪费太长时间,但青年那带着水雾的红糖色眼睛略带委屈地望着自己。鬼使神差地接过了那张调香表。

 

  还剩个程序没走完。

 

  李承吉让助理端上一个托盘,上面盛着几个装有透明液体的瓶子。

 

 “ 这是我们此次面试的最后一个环节——嗅觉测试。嗅觉对调香师来说很重要,好的调香师被称作‘鼻子’。您可以拿起瓶子,晃动液体…“

 

 “ 风信子、柠檬香、薄荷…”勇利并没有近距离接触那几个香水瓶,只是站在那里就随口说出了李承吉随手调制的香水。甚至是0.1%的豆蔻油都被他准确地说出来了。

 

   不要说是他自己,或许就连No.1的维克托都不一定能做到。这个没有留学经历,只是勉强接触过调香的日本人却做到了。

 

  李承吉认真地打量着面前的青年,用不同于之前的客套语气问:“ 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团队。”


收到@日出而作「zuō」 太太的明信片了。
好可爱的三只,仙女维美哭,尤里奥玩偶也好想要啊。超喜欢♡

【维勇】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


*16岁维克托出没。
*一模完手痒之作一发完。



温带大陆性气候的俄罗斯的春季还是很冷的。胜生勇利吸吸鼻子,依依不舍的和自己温暖的被窝say goodbye.


洗漱完毕,看着空荡荡的卧室,不由得感叹,少了那个人这里的一切都变得陌生了。



明明那个人只是因为俄罗斯全国大赛才和自己分开的,自己却因为在训练时跌倒数次被尤里奥说教了半天。



不想承认的是,即使每天都会视频聊天,想念的心情却与日俱增。



……他才不是口嫌体正直。




恍惚的走到客厅,刚坐好,一杯热可可就出现在视线里。


“谢谢。”


“不客气。”



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顿时被抛在脑后。
嗯……这里怎么会有别人?!



面带惊恐的看向对面。胜生勇利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真是生动极了。
吃惊、激动、忐忑…甚至觉得是因为自己太想念维克托而产生的错觉。


对面一个长发版的维克托正在饶有兴味的打量着自己。


“ 早上好啊,勇利(〃♡〃) ”


熟悉的心形嘴,声音却有些着少年特有的悦耳。



“ 我可以请问你一个问题么。”这么不淡定的声音一定不是自己。


“ 好啊。”


“ 你,你是16岁的维克托?”


“ 答对了哦。勇利开不开心?”维克托边说边走到勇利身边,蹲下身子抱住他。



胜生勇利的脸“蹭”的一下红了。虽然平时和维克托腻味在一起已经习惯了,可这个样子的维克托自己只在电视上看到过。



“ 勇利还是这么喜欢害羞啊。” 维克托越看越觉得自己的恋人约很可爱。忍不住亲了亲对方的红透的脸。



不负所望,对方恨不得将脸埋在地下。
如果是kiss的话勇利的表现会不会更可爱?



没等自己多想勇利便猛的抬头,拍掉了自己搂紧对方腰上的手。



“ 维,维克托还小,不能这样。”别开头,不敢直视对方比现在还要美丽的脸。



还小?“是不是现在的我不够疼爱勇利。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代替他好好疼爱勇利哦~”



唉唉唉?!不等自己做出反应,维克托便轻松的抱起自己朝着卧室走去。



不愧是战斗民族,即使比自己小还是可以轻松压倒自己。


可是为什么一点也不高兴呢?



胜生勇利看着对方戏虐的眼神,眼睛却不由得有些发红。



“ 唉,勇利不要哭嘛。我只是开玩笑。”
维克托看着恋人红糖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心猛地一震。



“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喜欢维克托,很喜欢很喜欢。但是如果维克托只是想要取笑我对我做这种事的话,我也不会…”后面的话被维克托温柔的吻堵住了。


一个不包含任何欲望的吻。



维克托听了勇利的话有些生气又颇为无奈。选手的心果然脆弱如玻璃。



“ 我也很喜欢很喜欢勇利。在我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看到你的第一眼,那些本不属于我的记忆充斥着我的大脑。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视我为唯一的人。真的好嫉妒现在的我啊。”



胜生勇利看着对方如湖水般清澈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对自己的爱恋,再也忍不住抱紧了对方。



原本充满粉红色气息的房间突兀地出现了一声惊叹声。



“ wow 这里竟然有一个16岁的我。”
维克托虽然面带微笑但勇利却感觉到他此时此刻非常的不爽。



是的非常非常不爽。维克托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刚回来自己的恋人就被以前的自己深情地拥抱,还一脸示威地看着自己。



“ 勇利比较喜欢长发的我么?”




勇利看到维克托一副受伤的样子看着自己,叹了口气。轻轻推开面前的人,把站着的维克托一把带到了自己怀里。他又重新搂住了16岁的维克托,红糖色的眼睛亮亮的,“ 无论是什么样的维克托我都喜欢。”



两个维克托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后就把自己压到了。



“ 勇利。今晚我们会好好疼你的~”



然后干了个爽。




胜生勇利发誓,他再也不会因为维克托装可怜而妥协了。





第二天。


“ 啊,嗯… 不要了。快停下…”


所以说他才不是口嫌体正直。





后排扩列。
大家好,我是祁寒,祁寒的祁,祁寒的寒。
不高考完不开车。
谢谢食用。

【维勇/尤勇】你我相逢于急景流年
大概是勇利视角的回忆体。



胜生勇利随维克托来到俄罗斯已经有一个月了。手指抚摸着金色的、圆圆的戒指,看着身旁熟睡的维克托。
他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自己和维克托究竟是什么时候确认了这种名为"爱"的感情。



胜生勇利,一个日本随处可见的花样滑冰特别强化选手。
如果维克托没有突然出现,他的滑冰生涯应该会很平淡的结束吧。



应该算是一次不是很美好的相遇。
自己在大奖赛和全国大赛上惨败,在厕所痛哭还被俄罗斯的Yuri放狠话让自己隐退。
看着被众人仰慕的自己的偶像维克托,他与我的距离就像天空中的星星和地上的沙砾。
注定没有交集。
可当我看到他只身一人(还有马卡钦)来到日本要给自己当教练时,喜悦中夹杂着不安的复杂心情持续了很久。



这个消息似乎在不经意间传遍了。
胜生勇利却无力阻止诸如大多数人眼中自己与维克托如何如何不般配,自己抢走了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男人的流言。
也许全世界的人都不希望自己获胜。但是能够改变全世界的,只有自己。


这不禁让人想起一个词,孤勇。
所谓孤勇,是一个人面对一群人的勇气。



在大奖赛的过程中,自己与维克托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从教练与选手,到朋友,再到恋人。
这中间的曲折经历,在自己的自由滑
Yuri on Ice 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然而旁人眼中的自己也像破茧而出的蝴蝶一样在冰场上划出一道道弧形的印迹。



可内心深处对自己剥夺了维克托职业生涯的事实却无法抹去。
所以才会打算在大奖赛决赛上拿到金牌之后隐退,让维克托重回冰场。
不过,尤里奥这家伙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和自己对着干呢。
明白了彼此心意的我们,定下了另一个约定。
就这样我跟随他来到俄罗斯训练。




话说回来,说好了早上七点起来去训练的人为什么现在还在睡觉?
不等自己叫醒,睡的很舒服的人睁开迷人的湖蓝色眼睛,笑着和自己道:“早安,勇利(〃♡〃) ”
自己刚想反驳已经不早了,尤里奥一脚踹开了门给了维克托一记飞踢。
然后维克托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 喂,炸猪排盖饭,今天不是说好了一起去练习么,你怎么还在这里耗着?”尤里奥脸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 不对哦尤里奥,是勇利和我之间。”维克托从地上优雅的爬起来微笑着反驳。
“ 谁要和你这个秃子一起去练习?!”
勇利对这种类似于吵架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


如果能一直这样,也很好啊。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小滑冰的文,由于自身原因不能写大粗长。
这个是写政治写的烦躁的产物。
后排扩列,我是祁寒。
一个热爱文字与音乐的人。


维恰生日快乐☆

希望你和勇利幸福!!

祝我生日快乐。

Merry Christmas🎄

骑士x公主 十题


1.公主和她的妹妹是这个星球最不像公主的公主。
公主温柔大胆、敢爱敢恨,有点小花痴。单恋邻国的王子。


2.公主有很多个老师,都因为公主强大的破坏力而战亡。
但公主依旧快乐地生活着。


3.公主热爱冒险。她在旅途中发现了一位喜欢穿深蓝色风衣,头戴深蓝色帽子的神秘少年。
公主对他没有好感。


4.当公主遇到危险时,骑士总是第一个出现。
那是公主第一次被人公主抱,也是第一次被人说很重。
骑士:“原来你挺重的。”
公主:“……”


5.在那之后,骑士数不清救了公主多少次。公主想到骑士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公主的妹妹:“ 你觉得王子和骑士哪个最帅。”
公主想到了上次骑士的无礼行为,气鼓鼓地选了王子。


6.公主和妹妹来到了星星泉。
对着星星泉叫三声喜欢人的名字,如果星星泉闪光就说明他喜欢你。
公主喊了三遍王子的名字,星星泉内没有波澜。


7.公主的舞技实在是不怎么样,每次和王子跳舞都会踩到王子。
一次舞会前的练习,骑士拽着公主的手步入舞池。
公主因为紧张踩到了骑士。
骑士:“ 你不用在意,注意你的节奏就行了。”
从来没有过的轻松愉快,那是一支公主永远不会忘记的舞。


8.公主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冷漠、没有礼貌的骑士竟然是一国王子。
曾经默默守护他的骑士竟然对着自己的妹妹微笑。


9.公主看着骑士穿着王子的衣服和自己的妹妹玩闹,心里不时想起那个喜欢穿深蓝色风衣的人。
他们其实不是同一个人吧。


10.公主一个人来到了星星泉。
公主看到了骑士,他穿着她熟悉的深蓝色风衣,微笑着走向她。
骑士:“ 我若不来,你再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公主抱着骑士在心里默念了三遍骑士的名字,星星泉内光芒万丈。




原型:艾克里普斯x莲音

文笔不好,只是很想写这题。
祁寒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