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维勇/尤勇】闻香识你(二)

#助理维克托x调香师勇利 有尤勇
#年龄设定尤里奥18
#ooc有。关于调香纯属瞎掰,慎重。
#维克托这章可能出来溜溜x




勇利红糖色的眼睛里充满着疑惑与喜悦,他知道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只是……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李承吉不紧不慢地说:“ 你是今天面试的人里唯一一个不碰香水瓶就正确判断出香氛的人,我欣赏你这种过人的嗅觉敏锐度。”



很奇怪,明明对方长得很普通,也没有过人的背景,自己却无意识的想要接近对方。



说不定自己意外地抽到了一张好牌……



这样“欲扬先抑”,勇利有些哭笑不得。



“ 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我会向人力资源部说明,应聘你为我的专属助理。”



自己跨专业,应聘的又只是普通的助理调香师,李承吉却特地指明要他做专属助理,必定要经过层层审批,兴师动众。想到这儿,勇利不再犹豫地答应了。



与此同时,spice的会议室里却吵的热火朝天。



以维克托为首的前四名调香师主张走高端路线,剩下的一些公司老成员主张走中低端路线。



“ 维克托,spice不是迪奥、香奈儿,走高端路线根本行不通。中低端才是我们该选择的。” 一个No.6调香师有点起急。



克里斯看了眼没表态的维克托,自始至终心情很好:“亲爱的昂,现在spice已经占领国内市场了,我们应该走出去,向法国的香水品牌看齐。”



“ 散会。” 维克托自始至终只说了这么一句。望着窗外,漫不经心转着手里的笔。



那些不甘心的调香师们看到维克托此举,更加气愤。只不过是运气好点被雅科夫看上,有点天赋而已,凭什么就能指挥他们这些在spice待了很多年的人。



但他们知道,在spice 排名代表一切。维克托自来到这儿后一直霸占着No.1的位置,他有骄傲的资本。这些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散会后维克托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李承吉从面试的新人里挑出了一个英语专业的人做专属助理这事,他已经听人力资源部的人说了。



“ 有可能是这个男人想要自己的党羽想疯了,抓住什么都觉得是救命稻草。”助理递过来一份文件袋,欠身退出。



文件袋里只有一张纸,取出来,薄得能轻轻戳破。



这不是复印件,助理直接拿来了勇利给李承吉的'糖果'配方表的原件。



维克托随意扫了眼内容。



忽然间,脸色变了。



别人可能看不懂这张配方表,不代表维克托不明白。他清楚地明白那十二种定香剂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spice前四名调香师研究了三年未果的东西,出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里。



不可能,一定是巧合。



假如不是巧合,这份配方表如果泄漏出去让其他高级调香师见到。后果可想而知。



他慵懒地靠在沙发椅上,嘴角撩起一个玩味的笑容。很久,都没有这么有意思的人出现了。



仿佛刚才那个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人不是他。



漫不经心地拨起人力资源部部长的电话,心情很好:“ 米拉,那个胜生勇利帮我留意下,还有是时候让李承吉安分些了。”



如果明天向老板递交辞职信,他脸上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呢?想想就觉得有趣。

评论(8)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