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维勇/尤勇】闻香识你(四)

 

#助理维克托x调香师勇利 有尤勇

#年龄设定尤里奥18

#ooc有。关于调香纯属瞎掰,慎重。

 

 


  等到下午到公寓后,勇利就收到了spice下发的入职通知。紫色烫金的信封,蓝色墨水的俄文带着玫瑰花的浅淡香气。一个入职通知也弄得这么花哨,而且竟然是手写的。唔,字不错。

 

 

   明天就要正式上班了,也终于可以见到他了。

 

 

   头一次不需要闹钟就迫不及待的起床。拉开乳白色的窗帘,阳光瞬间充满整个房间。勇利好心情地穿戴好衣服,习惯性地去拿眼镜,脑海中浮现出某个人黑着脸训人的画面。摇了摇头,戴上了不怎么习惯的隐形眼镜。

 

 

  拿出那封花哨的入职通知,在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熟悉了一下整个公司。

 

 

   spice实行进位积分制。销量、获奖、利润、知名度等决定了你在公司内部的排名。虽然感觉很残酷,但是如果想在这里生存,就必须要有好的作品。

 

 

“ 你就是那个被维克托力荐的调香师吧?你好,我是披集·朱拉暖,调香师助理。你可以叫我披集,请多指教。”

 

 

 “ 你好,我是胜生勇利,请多指教。”

 

 

   一个穿着T恤的亚裔青年自来熟地和自己讲起了spice的考核内容。

 

 

  spice表面上一共有18位调香师,每位调香师配备一名私人助理。实际上有若干个集团。每个集团共同开发某一款香水,配方除了高层,对其他人完全保密。

 

 

“ 每季度必须推出一款新品,没办法,总有才思枯竭的时候。对了,你和谁一起工作?”

 

 

  勇利因为从小跟着师父的原因,并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季度推出一款作品会才思枯竭。不过他还是适当地保持了沉默。

 

 

“ 要不来我们小组吧,我去和组长说。我们组在上次评审中可是第二名哦!”

 

 

“ 那第一名呢?”

 

 

  对方一副无奈的样子:“ 当然是维克托了,他的组员是spice排名前四的人。”

 

 

  勇利接着问:“ 那你知道李承吉排第几么?”

 

 

“ 他呀,他是真正的独立调香师,一个人工作,不计入团队排名的。”

 

 

  勇利要了一张调香师分组名单,发现spice一共有五个小组,每个组人数不等。包括承吉在内共有四人是独立调香师,不加入任何小组,单独考核。勇利想了很久也没有拿定主意,承吉是独立调香师,自己怎么加入他的团队?

 

 

  李承吉忙完新品研讨会的事匆匆赶来后看到的就是青年一副皱着眉的样子,有点想笑。

 

 

“ 在看分组名单?我是独立调香师。虽然没有加入任何小组,但是如果是你的话,破例也无妨。”准确地看出了困扰对方的问题,随口说出的话连自己都有点震撼。似乎,破例的次数增多了?

 

 

  勇利想了一会儿,拒绝了。理由是自己和对方一样没有小组合作的经验,觉得不加入小组一样可以帮助承吉。

 

 

   虽然这是最好的办法,但听到对方的拒绝,还是有点失落。没有让对方看到自己眼中的失落,下一秒又恢复了那副生人勿扰的样子,轻车熟路地带着对方来到调香室。

 

 

“ 我已经和前台打好招呼了,这里的香料你可以随意使用。”

 

 

  勇利自幼和师父混,擅长用最便宜的合成香料调制最省钱的合成香水。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琳琅满目的原料,目瞪口呆。这些大部分都是价格昂贵的天然香料,并且可以随意使用!

 

 

  他问承吉,承吉觉得正常:“ 都是些很普通的便宜货,当然可以随意使用。”说着递给勇利一张表:“ 这上面的要么全世界产量极其稀有,要么必须在特定地点和季节采购。当然使用条件是排名前七的调香师向公司提出申请。”

 

 

  勇利虽然觉得面前的原料足够满足他的需要,但一想到承吉有机会使用稀有原料就心生羡慕。看来自己必须要努力跟上承吉呢,这样是不是会离他更近一些?

 

 

  这段时间一直在调香室里埋头苦干,把师父嫌贵放弃的构思通通尝试了一遍,觉得格外过瘾。有些原料碰撞出的效果给了他不少灵感。

 

 

  有些依依不舍地离开调香室,这一季度的作品算是有了着落。

 

 

   原本以为自己只要踏实工作就不会有麻烦的勇利今天就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他回到自己的工作室,看到职业装的助理小姐在收拾工作台。身穿格子衫的少年坐在窗台上,满脸嫌弃地拿起一只盛着香水小样的量杯,放在鼻子下闻:“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少年有一头漂亮的金色短发,祖母绿的眼睛傲慢地挑起来,他打开窗户,把量杯里剩余的液体倾倒干净,接着放下量杯朝自己走来。

 

 

  看着面前一脸怒气的少年,勇利有些不明所以。

 

 

  “ 我是排名No.8的调香师尤里·普利赛提,按照规则你的工作室被我征用了。一个公司不需要两个yuri,你还是赶快滚回日本去吧。”

 

 

  勇利知道上级调香师可以随意占用下级调香师的工作室,看着面前放狠话的少年,低下头快速离开这里。虽然心有不甘,但人家说的没错,谁让自己是这里垫底的。

 

 

  正在自我嘲讽的勇利突然被拉住,耳畔传来一个磁性地声音:“ 你是新来的调香师吧,没有工作室的话来我这里吧。”

 

 



很抱歉者这么长时间没有更新,最近刚忙完填志愿的事。

这次加更了一些,不要脸地求❤求评论。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