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维勇】生命是一场奇遇

#点梗系列·失忆梗

#私设勇利已退役。

#第一次写这种,ooc有,慎重。

 

 

 

 

   胜生勇利从家里的楼梯处摔下去后,就觉得有什么看似很重要的人和事被他忽略了。

 

 

   当自己清醒过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父母而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陌生男子。那个男子长得一副男人羡慕的好相貌,湖蓝色的眼眸总是很温柔地看着他。虽然对方极力掩饰,但他还是捕捉到了那个男子看他时的一丝痛楚和深深爱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不愿意看到那个男子露出这样的神情。

 

 

  他在清醒后就问对方:“ 我们之前认识么,我们是…朋友么?”

 

 

  对方接下来的话却令他感到不可思议。

 

 

“ 我们认识喔,不是朋友是恋人喔(。・♡・。)”

 

 

  勇利看到对方露出的心形嘴并没有觉得滑稽好笑,反而觉得可爱。只是,恋人。他,竟然爱上了一个异国男人么?

 

 

  因为检查过只是轻微脑震荡,没有什么大毛病所以没过多久他就出院了。在这期间有很多人来看过他。奇怪的是每个看望他的人他都记得,却唯独忘记了那个自称是自己恋人的维克托。

 

 

  和对方说起这事的时候,维克托总是笑着抱住他,安慰他说:“ 没关系,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他很喜欢对方身上好闻的玫瑰花香。

 

 

  更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这位恋人还是位有名的花样滑冰选手。他所知道的他的朋友都是花样滑冰选手,自己在去年夺得金牌后就退役了。为此还被尤里奥吐槽什么别以为赢了…赢了谁?

 

 

  又是这种感觉。只要是和那个人相关的事,大脑就像过滤器一样自动过滤干净。

 

 

  呐,为什么所有人里,我只忘了你。

 

 

 

  今天他起床时发现身边没有一直抱着他睡觉的维克托,只有马卡钦像平常一样过来和他亲昵。

 

 

  洗漱完毕后走到厨房,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块火腿鸡蛋三明治、一碟俄式沙拉,还有一碗用保温盒装着的燕麦粥。

 

 

  早饭旁边贴着一张便签纸,用日文写着:“ 勇利,我今天去训练了。早饭要认真吃好哦,中午我会回来♡”的话。

 

 

   虽然知道维克托日语不错,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能把自己国家的语言用的这么熟练。还有桌子上美味可口的早餐。他原以为像维克托这样的男人应该不会做饭,结果自从他出院回家后对方就没有让他做过一次饭,并且每次做的饭都是他爱吃的。

 

 

  勇利现在的心情有点微妙。他认为维克托确实是一个好恋人,自己也喜欢上了他的温柔体贴。但是,对于那段遗忘的记忆,他还是放不下。

 

 

  勇利觉得自己不能总是麻烦维克托,决定今天中午去找他。

 

 

  他在衣柜里找衣服时看到两套不同颜色同一款式的花滑演出服。那套蓝色的不是自己之前滑的自由滑时穿的衣服么,那套紫色的又是谁的呢?他好像是和一个人共同滑了《不要离开,伴我身边》那个人难道就是?!

 

 

  心脏不由得跳的快了些,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他等不及了,穿好衣服后打车去了维克托所在的训练场。训练场上维克托和尤里奥等人正在练习。

 

 

  维克托看到他来了后,一脸惊讶。不顾雅科夫的呼唤、尤里奥黑着的脸,快速滑到他这里。

 

 

  勇利看着他那双湖蓝色的眼眸,在他耳畔低声说了句:“ 维克托,可以请你为我滑一次《不要离开伴我身边》么?”

 

 

  如他所愿地,他看到那双湖蓝色的眼眸变得更亮了些。

 

 

  熟悉的音乐响起,他的眼睛自始至终只有那个人的身影。

 

 

  看他娴熟地跳着四周跳,看到他跳着他自己的代名词---后内点冰四周跳。

 

 

  他承认,这是他看到过的最令他心动的自由滑。没有华丽的服饰、观众的呐喊。这是维克托为他跳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那些被他遗忘了的记忆仿佛又一下子回来了。

 

 

  为什么穿过风,又绕了个弯。像是不经意,却明明是刻意,最终我们相聚在这里?

 

 

  脑海中浮现出刚才路过的咖啡馆门口的招牌上写着的两句话:

 

 

         “ 去见你喜欢的人,去做你想做的事。”

 

 

  他眼含泪水微笑地走向那个男人,用着最温柔的口吻说着世界上最浪漫的告白:

 

 

            “ 我记得了。维克托,我爱你。”

 

 

 

 

  昨晚上睡觉前一直在想剧情,也许这就是我心中的维勇。

  他们的相遇看上去就是命中注定。

  爱生活爱维勇。

  献给 @辰星 

评论(4)

热度(51)

  1. 樱飞雪祁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