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尤勇】橘子汽水

#点梗系列·一见钟情梗

#第一次写这种,ooc有,慎重。

#迹越出现。

#看此文时推荐南拳妈妈的橘子汽水♪

#快打完了结果电脑没电自动关机,来不及保存的我肾疼的重新打了一遍。

 

 

 

  七月的艳阳天,持续的高温让早已习惯日本季风气候的胜生勇利也不免有些受不了。

 

 

  他最近喜欢上了橘子汽水。冰镇过的橘子汽水凉凉的,橘子的甘甜气息充斥着全身,仿佛这样才能抚平酷暑的燥热。

 

 

  胜生勇利缓步走进楼下的小卖部,轻车熟路地走到摆满冰镇饮料的柜台,一眼望见了只剩一罐的橘子味ponta。

 

 

  他欣喜地打开柜门,左手伸向了那罐ponta。 与此同时,另一侧也有人伸手握住了ponta。就这样,一罐ponta被两个人同时握住了。

 

 

  胜生勇利和尤里奥同时看向对方。勇利看到对方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正不满地看着自己。

 

 

  虽然很想喝ponta,但是他看到对方皱着眉、撇嘴一脸‘给我’的样子,突然有点想笑。 就让给对方吧,自己去买常温的喝。

 

 

“ 没办法了,这罐就让给你吧。”

 

 

  哈?什么就让给我。尤里奥看着对方红糖色眼睛里写满了‘ 我想要’二字,那一脸别扭的样子算什么(其实你自己也是w)

 

 

  鬼使神差地,他没有和对方抢那罐ponta。尤里奥拿起罐子,转身走向收银台。

 

 

“ 喂,跟上来。”

 

 

  胜生勇利楞了一下,跟上了前方金发青年的步伐。如果不是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真不以为刚才那句话是对他说的。

 

 

  尤里奥把ponta放在收银台上,指着它看向老板娘:“有没有常温的。”

 

 

  老板娘遗憾地摇了摇头:“ 那是最后一罐了。”

 

 

  就在两个人都僵着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一只嘴里叼着袋子的喜马拉雅猫敏捷地跳上了柜台。

 

 

  老板娘看到又是这只猫,熟练地从袋子里取走了钱,把那罐ponta放进了印有‘ Ryoma’字样的袋子。还不忘夸了这只聪明可爱的猫。

 

 

  喜马拉雅猫看到ponta后‘瞄’叫了一声从柜台上跳下来,跑走了。

 

 

 

  不算宽敞的马路边,停着一辆黑色林肯加长。车上的少年在看到自家爱猫后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车门。喜马拉雅猫立即‘蹭’地一下跳到了少年腿上。

 

 

“ 辛苦了,卡鲁宾。”

 

 

  越前龙马爱抚了一下自家爱猫后就拿起了ponta,打开罐子,仰头喝了一口。

 

 

“ 今天怎么不是葡萄味的,啊恩?”一旁坐着的迹部景吾看到小猫在有了ponta后一直无视着自己,忍不住开口。有了ponta就忘了本大爷。

 

 

“ 偶尔换个口味。”橘子味的也蛮不错的。越前龙马满足地喝了一口ponta,发现迹部景吾正换身散发着冷气。猴子山大王怎么了?

 

 

“ 就知道喝这种没营养的东西,真是不华丽。”迹部景吾看着小猫无辜的猫眼,无奈地把对方抱进自己怀里,揉了揉小猫额前柔软的墨绿色头发。

 

 

越前龙马顺从地靠在迹部景吾身上:“切,猴子山大王还差得远呢!”

 

 

迹部景吾好笑地看着傲娇的小猫,好心情地叫司机开车。

 

 

 

  店里的两个人看到一只猫在他们面前高调地叼走了ponta后,不再纠结到底给谁这个问题,都接受了这个有点滑稽的结果。

 

 

  尤里奥看了勇利一眼,准备离开。但他的肚子很不给力的‘ 咕咕’叫了起来。

 

 

  勇利见状有些好笑地说:“ 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尤里奥答应了。他跟着勇利来到了一家日式和食店,看着对方熟练地点了什么。

 

 

  没过一会儿,两碗冒着热气的炸猪排盖饭就被端上了桌。

 

 

  他看到勇利红糖色的眼睛亮了亮,看到对方说了句“我开动了”就迫不及待的开吃了。

 

 

  尤里奥疑惑地看着面前的炸猪排盖饭,学着勇利的样子夹起一块炸猪排,放进嘴里。油炸过的猪肉外酥里嫩,完美的口感取悦到了他:“好吃!”说完就开始大吃特吃。

 

 

  勇利被对方豪放的吃样愣住,很开心的说了句:“ 炸猪排盖饭最好吃了。”

 

 

  勇利这句无心之语被尤里奥记住了,就有了之后的‘ 猪排饭’这个称呼。

 

 

  这顿饭是勇利请的,原因是吃的是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吃完饭后他们聊天时发现有很多的共同爱好,临走前交换了联系方式。从此经常经约出来见面。

 

 

 

  勇利买了两张尤里奥最喜欢的摇滚乐队的演唱会门票。仿佛知道前排不是对方想要的一样,他们坐在了靠后的位置。

 

 

  一首首熟悉的乐曲被唱出来,场面异常火爆。直到乐队主唱在最后一首歌前的例常讲话才让场面安静了下来。

 

  “The lastsong I will sing for my lover,though we broke up. Ifyou have the one you like, now please take out your mobile phone, then,say‘I love you’loudly !”

  

  

  身边的人们纷纷拿出手机来拨打那个藏在自己心里最深处的号码,告诉那个曾经是自己心里最大秘密的人,想在这一刻放下所有纠结的问题,轻轻说一声:“诶,我喜欢你。”

  

  

  勇利看见尤里奥也拿出了手机,他闭上眼,不敢看尤里奥打给了谁。

  

  

  须臾,他感觉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颤抖地接了电话,没有说话。而尤里奥也是如此,并没有将那一句在心里说了很多遍的“喜欢”说出口。

  

  他们两个就拿著电话,听著现场和手机里传来的主唱的声音,那是简单地念白:

  

  “Hey,dear my love,

    How are you.

    It’s been a yearsince we said goodbye last time.

    You know I really don’t get it at all.

    That you would leave so sudden.

  

    I think we’ve fallenapart, 

    I don’t know where Ishould start.

  

   I wonderwhat you are doing today?

   I wonderif you could’ve ever changed?

   I wonderif you still think of me the way that it was?

  

   But now Ithink maybe,

   I need abeginning again.

   I need abeginning again.

   I need abeginning again.”

  

 

 

   尤里奥觉得自己即将要放弃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激动地接了电话。

 

 

  座位旁边的勇利用着泛着浓浓爱意的红糖色眼睛看着尤里奥,说出了世界上最浪漫的告白:“ 其实,从见面的第一眼我就已经爱上你了。”

 

 

 

 

这篇文写的真的不容易啊…

和我姐姐讨论了一见钟情梗,我说我想写橘子汽水就写出了这篇文。

至于为什么是橘子汽水,因为我爱喝!

迹越这对cp是我很萌的,有ponta怎么能没有小王子呢。

爆了字数,食用愉快。 @懒蛋蛋_Sick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