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迹越】我喜欢你,无关于他(上)

大家好,我是祁寒。

一直想写迹越,觉得帝王x王子什么的最好吃了。

目前在参与越吧的活动,喜欢这篇文的小天使麻烦给我投上一票啊,谢谢。

重在参与。




 

 越前龙马在美国待的三年里,除了网球就是枯燥无味的校园生活。虽然单调但这是他自己选的路,而且打网球本来就是一件开心的事。

 

 

  这里有父母、表姐、混账哥哥和卡鲁宾,却唯独没有那个叫做迹部景吾的男人。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呢?

 

 

 

  

  

街头网球场上,看到你领着一群猴子坐在最高的台阶上,‘猴子山大王’这个称呼就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

 

 

 你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别人和我的对话,一副王者姿态的样子看着我。

 

 

 虽然感觉你自恋自大,但我很想和你较量一番。也许是你所谓的King气息感染了我?那怎么可能,我才不会承认。

 

 

“那边那个猴子山大王,要不要和我打一场。”挑战强者,很有趣。

 

 

  没有听到你拒绝或者同意的声音,隔着众人和你对视。甚至‘猴子山大王’这个称呼也没有得到你的任何不满。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这个不符合你华丽美学的称呼似乎被我叫了整整三年。

 

 

   当我都要因为一直仰着脖子和你对视到感到不舒服的时候,你的一句“别急啊”让我本能地回了一句“想逃吗”。

 

 

   应该算得上是一次不怎么美好的初遇,由于我的挑衅失败而告终。

 

 

 

 

   

一直记得你说过的“在关东大赛中,我会亲自打败你。”这句话,我一路打败了很多高手终于等到了和你对决的那天。

 

 

   期待已久的对决开始了,只不过对战双方是部长和你。我的名字甚至没有出现在首发名单中。

 

 

   说不上来为什么看到你和部长对决时,我的心情比自己是替补还要差。大概是因为和你之间的约定被破坏了吧?自认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我接受了这样一个令我很不满意的结果。

 

 

   比赛结果是你赢了,因为部长旧伤的原因,你赢的似乎很不爽。

 

 

   确实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嘛。积郁了半天的复杂心情,你们部的日吉成了我发泄的对象。

 

 

真是抱歉了猴子山大王,赢的是我们青学。但是,你还欠我一场比赛。

 

 

 

 

我没想到的是,部长竟然安排你们和我们打练习赛。

 

 

这次和我对打的人是你了。可是你的那句“越前,先确定一件事,你是否可以继承手冢的意志,就由我确认吧。”让我很不爽。原来是因为部长的关系来特意指教我的啊,那还真是谢谢了。

 

 

说“我就是规则”的是你,一直坚持打破灭的圆舞曲的也是你,主动终止比赛,认为我的手要报废的也是你。

 

 

但我怎么可能会轻易认输。不枉你如此费心地想要激发我的潜力,和你的对打确实让我有了一丝突破。

 

 

主动和你握手,却等来了你的一句“越前,MA DA MA DA DA NE,握手留在下次吧”被你抢了口头禅我似乎还很开心?

 

 

这次你成功地扮演了一个坏角色。但我知道你离开前的那句‘那就好好加油吧’对我抱有的期望是真的。不管是不是因为部长所托,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和立海大的真田交手,我明显处于下风,似乎什么招数都不管用了。

 

 

在我毫无思绪的时候,你站在我的身后。虽然隔着一张球网,但你那本来就极具辨识度的声音“越前,你的实力还不只如此吧,啊恩”喊醒了我。好像自从你来了之后,比赛的形势就扭转了。

 

 

 

 

全国大赛八强赛,我如愿和你正式交手。

 

 

你那自诩华丽的出场方式令我玩心大起,脑子发热般学你打了响指、抢了你要说的话。

 

 

似乎我们一见面就是挑衅和斗嘴。我承认我平时是一个尊敬前辈的人,可是一遇到你什么所谓的礼貌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挑衅同调吗?你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同调的人。

 

 

甚至一直把华丽挂在嘴边的你,孩子气的和我下的“输了就剃光头”这么幼稚的赌注,我都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你真的很强。即使意识不清醒也要君临天下吗?不过约定就是约定,第一次的约定被破坏了,这次的约定就有我来实现。

 

 

说起来你的板寸头,意外地…好看呢。咳。

 

 

 

 

升入初三后,网球部新老交替,我也在参加完比赛后退了部。‘青学的支柱’这个称号,也不再属于我。

 

 

当时高二的你,周末和我会在街头网球场相遇,然后不是对打就是看着那些同样热爱网球的人在球场上挥洒汗水。

 

 

“猴子山大王,升入高中了也这么闲啊。”喝着你买给我的葡萄味ponta,忍不住接着和你斗嘴。

 

 

“还不是因为某个臭小鬼。”没有错过你眼中的柔情,即使迟钝如我也意识到了你对我的不同。似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你的挑衅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你虽然偶尔也和我斗嘴,但多数情况下都是我单方向挑衅失败。

 

 

“切。猴子山大王要请我吃饭。”

 

 

“哈?为什么是本大爷请你吃饭。”

 

 

“因为我饿了,我要吃烤鱼。吃穷你。”

 

 

“本大爷的钱足够你吃一辈子烤鱼了,小猫。”你自恋张狂地笑着,眼角的泪痣比平时多了一丝妖艳。那张笑的无比自恋地脸依旧是那般帅气。迹部景吾,本来就是个长相好看的人。

 

 

像这样没营养的对话每周都会出现,你乐此不疲地接我的话,请我吃饭。

 

 

如果能这样一直下去,也不错。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