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迹越】我喜欢你,无关于他(下)

大家好,我是祁寒。

一直想写迹越,觉得帝王x王子什么的最好吃了。

目前在参加越吧的活动,喜欢这篇文的小天使麻烦给我投上一票啊,谢谢。

重在参与。

 





在日本的最后一晚,我依旧像往常一样和你打球。

 

 

你状似不经意地问起了我这次的国文成绩。我承认,我似乎没有这个天赋。

 

 

“小鬼,这次考试又不及格了吗?亏本大爷还特意当家教给你补习。”虽然听上去是嘲讽,但你那透着担心的紫灰色眼眸是不会说谎的。

 

 

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MA DA MA DA DA NE。”这话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猴子山大王,这次我请你吃饭。”

 

 

你这次没有问我原因。看到我带你走入一家西餐厅时,脸上震惊的神情着实取悦到了我。

 

 

虽然我一向讨厌西餐,但这顿饭吃的却还挺不错。也许是因为,对象是你吧。

 

 

和你走在回家的路上,你一路上想要开口却一直未曾开口的纠结样子让我有点想笑。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让一向很厉害的迹部大爷都面露囧样。

 

 

你似乎下定决心一样,用着极其认真的眼神看着我。

 

 

“越前,我喜欢你。”

 

 

 等了这么久才等到的告白还真是差得远呢。迹部景吾,感情这方面上,你和我还真是半斤对八两。

 

 

 

 

离开日本前听到喜欢的人的告白,似乎还挺浪漫的。

 

 

没有和你说再见,因为我所认为的再见是再也不见而不是再次相见。不想看到你难过地样子,如果你来了我一定没有勇气再去美国。

 

 

想要以一个更优秀的身份站在你身边。你那么优秀,我怎么能落后?

 

 

谢谢你激发我的潜能,谢谢你替我加油,谢谢你陪我打球,谢谢你给我买ponta……

 

 

 

 

 

越前龙马在打完美网最后一场比赛后,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和迹部景吾的种种。

 

 

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连说话时你脸上的表情都记得很清楚。

 

 

我不想承认,但必须承认的是。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我自己都羡慕。

 

 

刚回到这个我出生的地方时,没有一丝熟悉的感觉。我恨不得立马回到日本,回到你身边。

 

 

深夜失眠的时候,总是想着远在日本的你是否过得快乐,是否…对我的不告而别而生气难过。

 

 

日本到美国,一个大洋,两条季风,三圈环流,四面楚歌。

 

 

景吾,一直都是你在为我做着什么。这回由你的小猫来看你,要等着我啊。

 

 

 

 

 

迹部景吾这三年过得很平淡,像一个普通学生一样在家和学校间往返。大学依旧在冰帝就读,却没有担任任何职务。

 

 

他做到了像小猫说的那样,活的肆意自由些。

 

 

这三年里他学会了收敛光芒,不像初中时那样狂妄自恋,但那股骄傲的王者风范是岁月所抹不掉的。

 

 

今天,他得知小猫实现了大满贯。

 

 

那个王子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只是,身边没有他迹部景吾而已。

 

 

三年了,你没有给我发过一条短信、没有给我打过一通电话。甚至连你出国的消息,都是从忍足那里得知的。

 

 

越前龙马,不愧是我看上的人,比我都要狠心。

 

 

三年前我的告白,都成了最后一次相见的回忆。

 

 

当时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迹部,其实我。”其实我后面的话是什么呢?答案被风吹走了。

 

 

没有你的这三年,我活得越来越不像我自己。迹部景吾,你真是太不华丽了。

 

 

 

 

新学期开始,依旧是像往常一样白开水似的生活。

 

 

冰帝大学金融学的教室里,迎来了一个迹部景吾怎么也没想到的人。

 

 

墨绿色的柔软短发、琥珀色的骄傲眼眸,依旧是记忆中少年的样子。似乎变得更好看了,长高了一些?目测不过他初中时的身高。

 

 

“越前龙马。”

 

 

“不会是那个越前龙马吧?”

 

 

“就是他!那个大满贯得主。”

 

 

…….

 

 

底下的众人已经炸开了锅。讲台上的越前视线里全都是那个紫灰色头发的男人。

 

 

不管底下吵闹的众人和一旁维持秩序的教授,径直走向那个人。

 

 

“教授,我坐在这里可以吗。”用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没有理会教授的回答,越前坐在迹部旁边伸出手,琥珀色的猫眼满满地笑意:“越前龙马,请多指教。”

 

 

  “迹部景吾。”迹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强装淡定地说出自己名字的。忍住一把抱住对方的欲望。整整一节课都心不在焉。

 

 

  从未觉得金融课有这么漫长。等到熬过一节漫长的金融课后,迹部拉过越前的手走向顶楼的天台。

 

 

压抑已久的情感不受控制的爆发了。他抱紧了这个让他想念的都要疯掉的少年,埋在少年颈间,贪恋地感受着来自少年身上好闻的葡萄味ponta的气息。仿佛这样才能确定,被他抱在怀里的人,是他的小猫。

 

 

越前乖顺地任人抱在怀里,同样感受着对方身上熟悉的玫瑰花香味。

 

 

他们就这样一直维持了这个动作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向脸皮薄的越前先挣脱了迹部的怀抱。脸颊微红的少年一开口便惊到了迹部。

 

 

“怎么样,我跳级到你在的专业没想到吧,猴子山大王。”

 

 

“.…..”确实没想到。

 

 

“总是叫本大爷这么不华丽的称呼。”

 

 

“那不然叫什么。水仙花、花孔雀、自恋狂?”

 

 

“......”好像还是现在这个听着舒服点。迹部揉着小猫额前柔软的头发,紫灰色眼眸里的浓浓爱意看得越前一阵脸红心跳。

 

 

迹部好笑地看着人的反应,原来他的小猫也是在乎他的。鬼使神差地想到了一直想要弄明白的那句被风吹走的答案。

 

 

“小猫,那天我告白后你的回话是什么?”

 

 

“什么告白,什么回话?”越前故意装傻,那迷茫的样子连迹部都被骗了。

 

 

迹部听到小猫这样的回答,气的胃疼。但一看到对方那迷茫的样子,便忍不住又再次抱住他。算了,他的小猫回来了就好。告白什么的,找机会再讲一次。

 

 

越前轻轻推开了迹部,微微一笑,双手环住对方的脖颈,仰头吻住了对方好看的唇。

 

 

迹部脸上的表情可谓丝毫不华丽,诧异、欣喜、激动。千言万语化作这一吻,他感受着小猫青涩地吻着他,然后没了动作。嘴角撩起一个迷人的微笑,左手环在人腰上,右手托起人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轻松地撬开小猫的牙齿,微冷的舌滑了进去,贪恋地攫取着属于他的葡萄味甜美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喘气声、吸允声…早已分不清是谁的声音。直到越前被吻到全身无力、大脑缺氧,迹部才放过他。

 

 

看着被吻到气息不稳、双眸带着淡淡雾气的小猫,迹部觉得心情大好。他的小猫,味道真好。好不容易找到合胃口的猎物,要慢慢吃才够味,啊恩。

 

 

“景吾,如果我把我最爱的葡萄味ponta送给你,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答案当然是会。

 

 

我喜欢你,无关于他。

 

 

 

 

 

 

大概是写的最长的一篇短篇了,文笔渣请见谅。

灵感来源于迹越吧一位吧亲的AMV

仅此献给迹越和爱迹越的亲们。

跟我一起怒吼:越前是迹部的,猴子山小王后!!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