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维勇/尤勇】闻香识你(九)

#助理维克托x调香师勇利 有尤勇

#年龄设定尤里奥18

#ooc有。关于调香纯属瞎掰,慎重。

#这章有糖,小心腻着。

 




   原本安静的有些冷清的病房被尤里奥的炸毛和勇利的笑声冲淡了。

 

 

   李承吉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正削着一个看上去很好吃的苹果。白皙的手指握着削皮刀,熟练地削着一圈圈不曾断掉的果皮。眼神不经意地瞥向勇利,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看着有些柔和。

 

 

   维克托走到门口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温馨的画面,他突然觉得(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原本看上去还算顺眼的尤里奥和李承吉现在看起来格外的不顺眼。把买来的金黄色圆圆的柚子放在门口,好似没来过一样地走了。

 

 

   李承吉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勇利,旁边的尤里奥也把剥开的橘子递了过去。勇利有些哭笑不得地啃着苹果还不忘吃一瓣儿橘子,觉得自己大概吃完了这些就不用吃午饭了。

 

 

“ 你们不用这样,我其实已经好多了,过两天就能出院了。唉,维克托没有来么?”勇利后面那句话像是在呢喃,但尤里奥和李承吉还是听见了。

 

 

   尤里奥的脸瞬时黑了,拿了一旁的橘子一边往嘴里送一边吐槽:“ 维克托那家伙身为你助理竟然都不来看你,这么不尽职的助理辞了算了。”说罢想到猪排饭被抱的事,又不满地哼了一声。

 

 

   勇利虽然有些失落,但他知道维克托不是这样的人,忙着给自家助理找个台阶下:“ 一定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太忙了,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大毛病。”

 

 

   这话不说还好,说完尤里奥又炸毛了:“ 那个秃子整天乐得清闲的就差研究怎么长头发了。”说完有些不满地看着勇利。怎么总是想着维克托,自己把研究Agape的事都推到一边了来看他,竟然还想着别人。笨蛋,要是输给我了我可不会放过你!

 

 

   看着勇利喝了一碗蔬菜粥,这两人才满意地离开了病房。李承吉推开门后就看到门口放着一个金黄色的柚子,还套着白色的塑料袋,应该是在超市买的。除了他们两,还有谁会来看勇利呢?披集,一定会进来。剩下的,就只有那个人了。

 

 

   面不改色地拎起塑料袋,把袋子放到桌子上随口说了句有个柚子忘记了就走了。

 

 

 

   维克托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医院走出来的,看着两手空空的自己,不免有些想笑。他什时候做事变得这么不冷静了。

 

 

   午后的阳光温暖地照在人的身上,不热不冷,温度刚刚好。维克托拿着刚买来的冰矿泉水,一口气猛灌下半瓶。冰凉的水沁入脾肺,一瞬间的冰冷感觉刺激的他忍不住轻叹一声。甩了甩头发,原本烦躁的心瞬间冷却了下来。

 

 

   忙完最后一件事,天已经渐渐黑了。拿上特意嘱咐人买的粥,维克托独自一人开车去了医院。

 

 

    还是不放心他的小Boss,决定去看一眼。勇利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助理很糟糕呢?

 

 

 

   微风吹来了盛日的余晖,落幕之际,夕阳缓至。余风带着丝丝寒意拂过窗边,勇利忍不住裹紧被子,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维克托轻轻地走进来,把窗户关好。看着面前人熟睡的可爱模样忍不住轻轻抱起。一只手抚上对方的额头,挑了挑眉。还是有些烧,不能由着他乱来了。

 

 

   勇利半睡半醒间感觉自己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人身上熟悉的味道让他感到心安,不由得蹭蹭那人。正要熟睡下去耳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

 

 

 “ 勇利,该起床了,吃完粥再好好睡。”

 

 

    自己想了一天的人的声音仿佛被无限扩大,原本的睡意顿时消散。想从那人怀里挣开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自己被对方抱着。

 

 

    勇利有些幽怨地看着维克托。他不知道自己用那泛着雾气的红糖色眼睛看向对方时有多大的诱惑力。好可爱。维克托轻咳一声,再看下去恐怕自己就要变成怪蜀黍了。视线成功转移到袋子里的粥。掀开盖子,郐了一小勺粥,轻轻吹了吹送到勇利嘴边。

 

 

  勇利看到维克托这一系列的举动,有些难为情。自己又不是小孩子,喂食这种事感觉好羞耻。试图说服对方放自己下来吃粥,却被对方那透着柔情的眼眸看得有些难以反驳。

 

 

  闭上眼睛,微微张口含住勺子,算是默许了对方的举动。一口粥送入口中,八宝粥甜腻的香气勾起了他的食欲,让他忍不住想再喝一口。满足地睁开眼睛,还是甜粥好喝,

 

 

  维克托似乎喂上了瘾,两个人就这样你喂一口我吃一口的把这一小碗粥吃的一干二净。

 

 

 

  喂食成功,维克托不情不愿地放下勇利。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做,以后有机会还要再试一下。唔,勇利抱在怀里软软的,好舒服。

 

 

“ 维克托,我想明天出院。我不想错过香水新人赛。”勇利带着一丝期待的目光看向维克托。

 

 

  维克托轻轻叹了口气,抱紧对方:“ 其实我有时候希望你能稍微依靠我一下,不要那么独立。你知道的,我是你的助理。”

 

 

  勇利把头埋在对方肩上,嘴微微张了张却没有发出声音。半晌,带着鼻音轻轻‘嗯’了一声。

 

 

“ 如果明天早上不烧了,我们就出院。”维克托轻轻把人抱到床上,盖好被子,看着那人吃完药,缓缓入睡。

 

 

  他其实一点都不困的,可鬼使神差地看到勇利安静的睡颜,竟然也想睡觉了。

 

 


   勇利这晚睡得很好,大概是因为身边有这个人的原因吧。早上起来就看到了床边枕着被单睡着的维克托。

 

 

  他知道的,作为公司总监这个人经常忙到忘记吃饭。还要作为他的助理叮嘱他按时吃饭、休息。你说你希望我稍微依赖你一下,我何尝不想?但是,我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以强者的姿态陪在你身边,让你不那么累。

 

 

  维克托没过多久后就醒了。勇利把额头贴向他的手背:“ 维克托,我已经退烧了。”说完还不忘卖个萌。

 

 

  维克托架不住勇利想回去的念头,加上勇利的确退烧了就办了出院手续。路上还不忘叮嘱他不能再把自己困在调香室云云。勇利觉得这样的维克托有些好笑,却也点头答应了。

 

 

 

 

 昨天有些心情不好更不下去,今天刚和cp分手觉得一身轻。

下一章左右就会写到香水新人赛了,感觉我会把它写得特别热血?

勇利的小伙伴们也该登场了。这章的糖吃的爽么?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