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速破万祁寒寒

大家好,我是祁寒,是迹部景吾他大爷。我很喜欢他,真好。

【all越】我可能过了个假生日
越前龙马生日快乐。
喜欢了你九年,今后也请继续快乐地打网球。




十二月的东京,受季风气候影响有些冷。气温浮动在10°c左右,也不是人体难以接受的温度。


越前躺在暖呼呼的被窝里,裹紧被子,只露出一张白皙稚嫩的小脸。一向淡然的脸上难得有了一丝喜悦的心情,却和网球无关。


揉了揉有些倦意的眼眸,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突地从23:59变成24:00,少年睁大了那副好看的琥珀色眼睛,嘴角轻轻弯起一个弧度。


今年的生日,除了臭老头、妈妈、卡鲁宾和表姐,应该还有那群人。


不知道今年会是谁第一个发来生日祝福。难得乖巧地抱着手机,可零点已经过了,却没有收到一条消息。


少年原本带着丝喜悦的眼眸在一瞬间恢复了淡然,似乎还有一丝失落。他把手机放在了一边,整个人埋进柔软的被子里。顷刻,闷闷地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越前龙马,生日快乐。”


‘ 喵’。卡鲁宾‘ 噌’地一下钻进主人的被窝,撒娇般地蹭着少年的胸口。越前抱着怀里像是安慰他的爱猫,心里一软。不去想那些人,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今天是周日,不用去上学但是却有部活训练。想起前几次迟到自家冰山部长冷着一张脸,像是嫌天气不够冷一样不断放冷气:“ 越前迟到,跑操场二十圈。”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不想生日被罚跑圈,挣扎了一下,难得没有睡懒觉。


“早。”越前打着哈欠和表姐道早安,优越的动态视力在瞄到饭桌上都是自己爱吃的和食后,眨了眨眼睛。


“ 龙马,生日快乐。”表姐、妈妈还有臭老头对着饭桌上正精心享用早餐的少年一齐说到。


越前停下用餐的动作,没有戴帽子的墨绿色头发柔顺地贴在脸上,少年低下头却遮掩不住脸上染上的一层红晕。有些别扭地道谢,家人们了然地笑了。


临出门前,越前南次郎还不忘调侃一句自家儿子。


“ 哟,大清早的青少年这是去哪啊,约会么?”


无视自家不正经的父亲,戴上白色FILA的帽子,背上网球袋说了声:“ 我出门了。”



出门前被表姐和妈妈硬套上了一件羽绒服,这也就算了,竟然还有一个白色毛茸茸的围巾。像这种小女生才会戴的东西,竟然是表姐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越前赌气般把半张脸埋进围巾里,难得没有迟到地慢悠悠走进网球场。今天是周末,除了正选们其他人都没有来。


当越前特有的带着一丝慵懒气息地少年音划破寂静的空气,众正选都回头看到那个今天感到意外...萌?的少年。虽然脸上还是那副拽上天的欠揍表情,但大家都一致忽略了。


菊丸‘噌’地抱紧越前,边噌边感叹:“ 小不点今天怎么这么可爱啊~”


桃城不知道何时也站在了少年身旁,一只手揉着少年的白色帽子。


“ 是啊,越前这小子今天格外顺眼呢。”


“ 很痛唉,菊丸前辈,桃城前辈。还有,我才不可爱呢。”虽然说着拒绝的话,却默认了两人的动作。说罢还不忘嘟囔一句:“ 还不是因为表姐和妈妈。”


不二‘ 呵’地笑了笑,也不忘对有些羞恼的少年赞叹一句:“ 龙马今天真的很可爱哦^_^ ”


不等越前反驳,乾还不忘补上一句:“ 今天的越前可爱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的百分之一是因为表情不够可爱。”


手冢的眼镜反光,看不清表情。半晌轻轻‘ 嗯’了一声,算是赞同了乾的话。




直到训练结束,越前也没有收到来自正选们任何一个人的生日祝福。虽然自身不在意这些有的没的,可骄傲如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内心其实对那两人极度不爽呢。


似是有心灵感应一样,不二转过头便对上了越前那副不爽的琥珀色眼睛。越前‘ 哼'地一下扭过头不去理会似乎想要和他说话的不二。不二前辈,还说喜欢自己呢,生日都记不住。

越想越生气的越前一个人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撞上了一堵墙。想要抬头看看是谁挡了自己的路就和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对视了。


“ 小猫,怎么这么不小心。是不是见到 本大 爷 太激动了,啊嗯?”那人一副磁性欠扁的声音里却夹杂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宠溺。深蓝色眼眸里流露出的是毫不掩饰的爱意与占有欲。


越前愣愣地看着那人好看的深蓝色眼睛,难得没有和他斗嘴。迹部看着一副蠢萌样子的越前,满意地弯起了嘴角。一手轻抚泪痣,一手搂着越前,面向青学的正选。


“ 小猫 本 大 爷 就接走了。”说罢,转身,上车。动作不脱离带水,崭新的凯迪拉克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大意了。这是此时手冢和不二的内心想法。


万恶的有钱人。这是菊丸桃城等人的想法。


乾笑的一脸高深莫测,还不忘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里‘ 唰唰’记着什么。



  越前直到坐在豪华的私家车里,才反应过来他一直任迹部抱在怀里的事实。有些不自在地想挣开那人的怀抱,却无奈对方占有身高上的优势。不一会儿就放弃了挣扎,任对方继续抱着。


“ 猴子山大王,要带我去哪?”


  “ 当然是去 本 大 爷 的家了,小猫。”迹部看着怀里比平常要乖顺可爱的小猫,心里一软,忍不住在少年白皙的脸上落下一吻。


不出所料地受到怀里人的怒视,迹部心情很好地弯了弯嘴角。



越前皱着眉跟着迹部下车走到客厅,一路上受到不同人的各种关注。什么“ 好可爱啊”、“ 好萌啊,好想抱抱他”之类的话更是令他很不爽。


客厅里聚齐了冰帝的众正选们,视线却全都聚焦在冰帝帝王身边的少年身上。


这平时嚣张骄傲的少年,今天看上去格外可爱顺眼,如果无视那副有些恼意的表情。


“ 小猫,生日快乐。这是 本 大 爷 特意为你做的。沉醉在 本 大 爷 华丽的厨艺中吧。”迹部打了个响指,让管家端来一盘看上去很好吃的烤鱼。


唔,没想到猴子山大王记得他生日。但是。越前瞪着那双琥珀色的猫眸,眼里充满了不相信。猴子山大王会做饭?


忍足见自家帝王的表情有些不高兴,适时地补上一句:“ 迹部的家政课是满分,这份烤鱼也是接你之前特意为你做的。”


越前拿起筷子,小心地夹了一口烤的外焦里嫩的鱼,送入口中。好看的眼睛亮了亮,随即就干光了一整条鱼。


好吃。这是他内心中的想法,可转眼一想要是说出来不知道这只自恋的猴子山大王会得意成什么样。


“ 还差得远呢。”


迹部有些好笑地看着少年,这只小猫就不会不傲娇么。不过如果不这样,就不是越前龙马了。


本来温馨的场面被管家的一句话给搅乱了。


“ 景吾少爷,门外有一些人说是要见越前少爷。”管家无视自家少爷越来越难看的脸,把话说完。


“ 哼,那群不华丽的人竟然找到了这里。”迹部看着一脸疑惑的小猫,就算再不乐意也搂着对方出了客厅。



不出所料,青学、立海大、四天宝寺、圣鲁道夫、六角,就连比嘉的都来了。


越前还是一脸搞不清状况的样子。猴子山大王这是得罪人了?想起对方为他做的烤鱼,不免有些同情地看向迹部。


迹部看着小猫脸上明显误解了的表情,嘴角不华丽的抽了抽。随即又恢复了往常嚣张华丽的样子。


“ 迹部君,没想到又让你提前了啊。”幸村说了句让其他人不懂的话,但明白的人早就一脸不爽的看着迹部了。


切原看着自家部长笑的一脸灿烂,副部长比平时更黑的脸时,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


可迹部是谁啊,论厚脸皮程度,哦不,是承受能力。他敢称第二,他大爷的谁敢称第一。


事情变得越来越让越前摸不着头脑,这种唯独自己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令他格外的不爽。扬起脸,略带嘲讽地声音微妙地缓和了空气中的躁动。


“ 前辈们站在猴子山大王的猴山口,是也要当猴子么?前辈们还差得远呢。”


迹部身后的冰帝正选们强忍着笑意,难得看到迹部在这么多人面前吃瘪的样子。


“ 小猫,你也站在我家门口,这么说你也是猴子了。”迹部好笑地搂着人。


“ 我才不要和猴子山大王一样。”越前挑眉反驳。


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和迹部像恋人般调情一样的对话,但有些人却忍不住了。


“ 迹部,你应该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吧。”手冢一句话让迹部又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


“ 本 大 爷 当然没有忘。”



当越前走进装修华丽的饭店,看着迹部朝着自己笑的一脸得意的时候,他就有种预感。


迹部抬起左手,打了个响指。原本亮堂的大厅瞬间变得漆黑。只留他磁性好听地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响起。


“ 小猫,沉醉在 本 大 爷 华丽的玫瑰中吧。”


灯光又在迹部打了一个响指后回来了。一片片还带着露水的大马士革玫瑰花瓣随着优雅的小提琴声悄然落下。虽然知道迹部一向不按常理出牌,但谁也没想到今天会让他得逞两次。


众人意想中的斗嘴没有继续。越前带着笑意地声音不大不小,却让所有人都听见了。


“ 谢谢你,猴子山大王。”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高调呢。


众人把越前围在中间,头上带着款式各异的猫耳。别扭地看向越前:“ 越前龙马,生日快乐。”


越前弯了弯眸,好看的琥珀色眼睛里布满了笑意,笑得格外温柔。


“ 谢谢你们。”


接下来的话神转折的让众人很想上去揍他。


“ 啊哈哈哈哈,那是什么啊,笑得肚子好疼。”越前捂着嘴,笑着走近离得最近的迹部。


“ 我这个样子又是为了谁啊,该死的。”迹部羞恼地连自称都忘了。


越前抬起头,让迹部弯下腰。


“ 猴子山大王,这样很可爱。”琥珀色眼眸带着笑意,一手搂住迹部的脖子,一手忍不住摸摸那人头上的白色猫耳。


迹部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副‘ 小猫夸我了’的得意神情。


忍足不免为恋爱中某人的智商感到担忧。喂喂,越前说的是可爱,不是帅气。


“ 部长很适合带这个呢。”越前不知何时走到手冢面前,戏谑地说到。


手冢的万年冰山脸出现了一丝裂缝,他轻咳了一下。


“ 越前,不要大。”


“ 部长才是,耳朵都歪了。”少年没有让手冢说出他闭着眼睛也能猜中的话,踮起脚尖,有些痛恨自己的身高。左手轻扶着人肩膀,右手扶正了一只带歪了的白色猫耳。


手冢默许了越前的动作,眼中流露出只对少年一人的温柔神情。


接着,越前似打击报复上午青学众人说他‘ 可爱’的话,挨个蹂躏了一遍他们的猫耳朵,附上一句:“ xx前辈,很可爱啊。”那自带美颜相机的脸配上真诚地微笑,任谁都不会出言反驳。


...太犯规了。


越前折腾完青学这边,也不忘调侃幸村、真田、白石等人。


看着幸村笑的跟朵花儿似的也不反驳,真田黑着脸眼神却温柔的腻死人。像切原这样的天然呆首先笑出了声,接着笑声此起彼伏。


待越前高兴了,众人才想起他们今天是来给越前过生日的。


生日嘛,少不了美味佳肴和生日蛋糕。



今年的平安夜,似乎不怎么冷了呢。




小王子生日快乐!!
虽然是all越,但是感觉还是大爷福利比较多。
没办法毕竟迹越本命。
第一次写all越,写的不好请见谅。
明天是我和维克托生日,就不给老维写了哈哈哈。
祝越粉们平安夜快乐,提前的圣诞快乐。


祁寒
2017年12月24日

评论(1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