迹部景吾他大爷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
感谢你关注我,喜欢我写的东西。
越吹,迹部吹,迹越本命。维克托我对象,迹部景吾我男人,赤司征十郎我的光,叶修世界第一可爱,天尼最棒。月莲赛高,好茶组,柚天好吃,巍澜可爱,
要努力成为喻文州那样的手残。

【柚天】和噗桑的约会02

#私设老板羽生x职员天天

#ooc有

 

 

 


和风式的独立包间里,一个人与一只维尼熊正坐在软垫上大眼瞪小眼。

 

 

虽然听上去有点可怕,但不知道是这位客人自带美颜效果还是这只维尼熊太可爱,画面意外的和谐。

 

  

金杨在金博洋被拉进包间后,就一直惨遭对方的白眼攻击。但是考虑到这里有一位他的Boss在场,他依旧摆出了职业性地微笑。

 

  

瞪什么瞪,再瞪你眼睛能有我大么?我说的是你的眼睛,不是小熊维尼的。

 

 

羽生结弦看到噗桑乖巧地坐在他的对面后,痴汉了好半天才意识到了对方只能看着自己吃的尴尬局面。他收起了有些傻气地笑容,很绅士地开口。

 

 

“噗桑,把头套摘下来吧,换掉衣服我们一起吃饭。”

 

 

金博洋白眼都懒得再翻了,看都不看金杨一眼,激动地把笨重的头套摘了下来。在摘掉头套的一刹那,伴着一丝暖呼呼的空气让他满足地吸了又吸,然后叹了口气。

 

 

他已经觉得自己是个废熊了。

 

 

羽生结弦有些好奇噗桑外表下的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他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在他看到金博洋微微喘着气的红扑扑的脸蛋和湿漉漉的眼睛后,更加肯定了这一定是我的噗桑。

 

 

  “不好意思这位客人,我就是个打杂的,不能陪您用餐了,祝您用餐愉快。”金博洋努力摆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拿起头套准备离开。

 

  

还未等羽生结弦开口挽留,站在门口一直看戏的金杨再一次很好地传达了羽生结弦的心声。

 

 

 “这位客人,我们的员工一会换好衣服后会立即过来的,请您稍等片刻。”说完拉着一脸懵逼的金博洋退出了包间。

 

 

  

金博洋在换衣间换完衣服后,看着在一旁一直赔笑的金杨,越想越生气。

 

 

  “金杨你这是什么意思,耍我玩呢么?”金博洋表示他很生气,哄都好不了的那种。

 

 

金杨看着难得生气的金博洋,委屈巴拉地诉苦。什么我也没办法啊,他是我的老板,这是他要求的,不做不行啊……之类的话让金博洋听了也感觉是这位老板不正常,怪不得金杨。

 

 

“天总啊,你得帮哥啊,哥好不容易混到个大堂经理的位置,老板不高兴,不就得被炒鱿鱼了。”金杨看这招效果不错,果断抱着金博洋的胳膊,摇啊摇。

 

  

“我,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但是你们老板也太奇怪了,喜欢小熊维尼?还叫我噗桑,什么噗桑啊,明明是小熊维尼。”金博洋没有意识到话题已经成功被他带跑偏了。

 

 

他有些不情愿地答应了金杨陪那位老板吃饭。索性想着,不就是陪吃么,他自己也没亏什么。抛开那些不愉快的经历,这位老板长得还是挺好看的。

 

 

羽生结弦在金博洋换上休闲服后就有些懊恼自己刚才地举动,是不是吓到了眼前这位年轻人了呢?没办法,他看到噗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去蹂躏。更何况是这么大只的。

 

  

说实话,他十分满意金博洋的长相。白皙的皮肤,眼睛虽小但很像噗桑。简直是没有谁比他更适合扮演噗桑了。嗯,回公司后给金杨涨工资。

 

 

 

 金博洋保持着很好的职业素养,主动跟羽生打招呼,笑得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羽生结弦抑制住自己想要抱住对方地欲望,面不改色地回应。他此刻已经完全肯定金博洋就是自己心中的噗桑。

 

 

但他们两个人也只是互相做完了自我介绍后就开始大眼瞪小眼。菜品上齐后,两个人就开始各吃各的。

 

 

金博洋在吃饱喝足后,准备将己经憋了一晚上的话一轱辘吐露出来。

 

  

“羽生,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为什么叫我噗桑?”

 

 

金博洋一开口就后悔了。我明明想说的是‘你为什么要对穿着维尼熊服装的我叫噗桑’但是不知道怎么了看着对面人那一张带着浅浅笑意的脸,有些不自觉地脸红,然后一开口就自动省略了这么多修饰语。妈妈呀,我好方。

 

 

“因为你就是噗桑啊。”羽生结弦托着腮,欣赏着金博洋不时显露出的可爱表情。金博洋,可爱。

 

 

“…… 我不是噗桑,还有那是小熊维尼,不是噗桑。”金博洋有些无语那人的回答。

 

 

“你就是噗桑,就是噗桑。”羽生结弦一脸笑意地纠正。

 

 

“是小熊维尼,不是噗桑!”金博洋同学已经顾不上什么幼稚不幼稚了,急切地想要纠正那人的叫法。

 

 

“噗桑。”

 

 

“小熊维尼!”

 

 

“噗桑。”

 

 

“小熊维尼!!”

 

 

……

 

 

交战了十几个来回后,金博洋自认功力不足,成功被羽生结弦说服。一脸‘大佬我认输’地生无可恋样,趴在桌子上装死。

 

 

羽生结弦如愿露出了属于胜利者的抖s(?)微笑。

 

 

因为担心天天被自己老板骚扰的金杨恰好赶上了这场关于‘维尼熊的正确叫法’的比赛,在亲眼目睹了两个人智障一样的对话后,非常不忿儿地转身离开。

 

 

愚蠢,那明明是黄熊精。

 

 

 

 


哈哈哈,一边码文一边笑地感觉还是头一次。

私心里觉得这样被柚子折磨的天总很可爱,接受调教什么的简直不要太萌。

电脑更文一不小心爆了字数。


评论(20)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