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维勇】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


*16岁维克托出没。
*一模完手痒之作一发完。



温带大陆性气候的俄罗斯的春季还是很冷的。胜生勇利吸吸鼻子,依依不舍的和自己温暖的被窝say goodbye.


洗漱完毕,看着空荡荡的卧室,不由得感叹,少了那个人这里的一切都变得陌生了。



明明那个人只是因为俄罗斯全国大赛才和自己分开的,自己却因为在训练时跌倒数次被尤里奥说教了半天。



不想承认的是,即使每天都会视频聊天,想念的心情却与日俱增。



……他才不是口嫌体正直。




恍惚的走到客厅,刚坐好,一杯热可可就出现在视线里。


“谢谢。”


“不客气。”



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顿时被抛在脑后。
嗯……这里怎么会有别人?!



面带惊恐的看向对面。胜生勇利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真是生动极了。
吃惊、激动、忐忑…甚至觉得是因为自己太想念维克托而产生的错觉。


对面一个长发版的维克托正在饶有兴味的打量着自己。


“ 早上好啊,勇利(〃♡〃) ”


熟悉的心形嘴,声音却有些着少年特有的悦耳。



“ 我可以请问你一个问题么。”这么不淡定的声音一定不是自己。


“ 好啊。”


“ 你,你是16岁的维克托?”


“ 答对了哦。勇利开不开心?”维克托边说边走到勇利身边,蹲下身子抱住他。



胜生勇利的脸“蹭”的一下红了。虽然平时和维克托腻味在一起已经习惯了,可这个样子的维克托自己只在电视上看到过。



“ 勇利还是这么喜欢害羞啊。” 维克托越看越觉得自己的恋人约很可爱。忍不住亲了亲对方的红透的脸。



不负所望,对方恨不得将脸埋在地下。
如果是kiss的话勇利的表现会不会更可爱?



没等自己多想勇利便猛的抬头,拍掉了自己搂紧对方腰上的手。



“ 维,维克托还小,不能这样。”别开头,不敢直视对方比现在还要美丽的脸。



还小?“是不是现在的我不够疼爱勇利。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代替他好好疼爱勇利哦~”



唉唉唉?!不等自己做出反应,维克托便轻松的抱起自己朝着卧室走去。



不愧是战斗民族,即使比自己小还是可以轻松压倒自己。


可是为什么一点也不高兴呢?



胜生勇利看着对方戏虐的眼神,眼睛却不由得有些发红。



“ 唉,勇利不要哭嘛。我只是开玩笑。”
维克托看着恋人红糖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心猛地一震。



“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喜欢维克托,很喜欢很喜欢。但是如果维克托只是想要取笑我对我做这种事的话,我也不会…”后面的话被维克托温柔的吻堵住了。


一个不包含任何欲望的吻。



维克托听了勇利的话有些生气又颇为无奈。选手的心果然脆弱如玻璃。



“ 我也很喜欢很喜欢勇利。在我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看到你的第一眼,那些本不属于我的记忆充斥着我的大脑。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视我为唯一的人。真的好嫉妒现在的我啊。”



胜生勇利看着对方如湖水般清澈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对自己的爱恋,再也忍不住抱紧了对方。



原本充满粉红色气息的房间突兀地出现了一声惊叹声。



“ wow 这里竟然有一个16岁的我。”
维克托虽然面带微笑但勇利却感觉到他此时此刻非常的不爽。



是的非常非常不爽。维克托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刚回来自己的恋人就被以前的自己深情地拥抱,还一脸示威地看着自己。



“ 勇利比较喜欢长发的我么?”




勇利看到维克托一副受伤的样子看着自己,叹了口气。轻轻推开面前的人,把站着的维克托一把带到了自己怀里。他又重新搂住了16岁的维克托,红糖色的眼睛亮亮的,“ 无论是什么样的维克托我都喜欢。”



两个维克托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后就把自己压到了。



“ 勇利。今晚我们会好好疼你的~”



然后干了个爽。




胜生勇利发誓,他再也不会因为维克托装可怜而妥协了。





第二天。


“ 啊,嗯… 不要了。快停下…”


所以说他才不是口嫌体正直。





后排扩列。
大家好,我是祁寒,祁寒的祁,祁寒的寒。
不高考完不开车。
谢谢食用。

评论(1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