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维勇/尤勇】闻香识你(一)

#助理维克托x调香师勇利 有尤勇

#年龄设定尤里奥18

#ooc有。关于调香纯属瞎掰,慎重。

 

 

  


俄罗斯本土第一香水品牌spice花重金打造的办公楼内,有一位亚裔青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和那些明显是精心打扮的年轻人不一样,勇利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和一条算不上西装裤的运动式黑裤子。头发也没有用发胶打理,一副看起来十分普通的蓝色眼镜完美地覆盖上青年好看的红糖色眼睛。虽然看起来有些糟糕,但大体上也算是温和清秀。

  

   

  青年有些坐立不安,似乎也察觉到自己今天的仪容有些不正式,脸上泛出一丝红晕。

  

  

  到底是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呢?

  

  

  小时候在长谷津跟着自己的老师学辨别香料的时候,就看到电视上报导过香水大师雅科夫·费尔茨曼的弟子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从小就能识别出上百种香料,并且已经发表过不同类型的香水,是个当之无愧的天才。

  

  

  那时候的勇利看着电视机里长发飘飘的维克托,觉得特别美。

  

  

  理论上说维克托是自己的偶像,二十余年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自己的师父是个中国老人,平时总喜欢隔三差五买一些昂贵的香水,捶胸顿足:“ 你看看同样是弟子,人家维克托又获奖了…又推出新作品了…再看看自己养的这个,不成器啊,扔掉算了!”

  


  勇利其实很委屈,维克托从小就有识别香料的天赋这是公认的,自己从来不觉得自己在嗅觉上有什么过人天赋。根据香气辨别原料和使用量是所有调香师的基本功。

  

 

 小时候师父经常举着一杯稀释过千分之一的蜂蜜水站在院子那头,问自己:“宝贝徒弟,闻闻看这是什么味道。”

 

  

 因为做了错事而不能吃炸猪排盖饭的小勇利糯糯地回答:“ 炸猪排盖饭。”


 

  老头一脸无奈;“ 再闻闻看。”

 


  “ 炸猪排盖饭。”

 

  

老头不信这个邪,每顿饭前必演示一次。在闻出来之前,他一直被师父追的满院跑。


  

总的来说,自己的嗅觉在师父的追打下勉强及格,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 下一位,胜生勇利。”

 


   勇利还沉浸在儿时美好回忆中,这一声音量并不大的话语却让他清醒了过来。

 


   自己是在spice的面试现场,不能想太多。勇利这样提醒着自己,整理好衣服,做了个深呼吸,推门进去。

 

  

  面试官叫李承吉,韩国人。spice调香师里排名第五。

 

 

   按理说这种程度的面试应该是人力资源部的范畴,作为No.5调香师的他根本用不着参加。但是该死的老板说自己太过冷漠,与人打交道也模棱两可,指明自己过来坐镇。

 

  

  要么没有实际操作经验,要么么只会夸夸其谈。连基本的香氛辨别都不会。耐着性子在这里坐了一下午,只有一个勉强过关的。无聊地翻看着手里的履历表,只想赶紧结束这毫无意义的面试。

 


  他让助理叫来最后一位应聘者。

 


  男人上上下下打量着面前的人,皱起眉头:“简历显示,胜生君就读于日本纪伊学院大学…英语系。”

 


   他让勇利坐下了,开始问问题。

 


 “ 我们并不是一定要求有留学法国的经历,只要是欧洲任何的香水学校都可以。胜生君有和香水接触的经验吗?”

 


  他并不想知道答案,只是想赶快结束这场无聊的面试。

 


 “ 我家附近有个香水店,会卖一些自己调制的香水。我小时候经常去那里玩,学了一些调香的基本知识…我没有留学法国的经历,但…第二外语是法语。这是我自己调配的香水‘糖果’的配方表。“勇利知道自己没戏了,不死心地递上一张调香表。

 

 


  李承吉原本没想和这位有些羞涩的日本青年浪费太长时间,但青年那带着水雾的红糖色眼睛略带委屈地望着自己。鬼使神差地接过了那张调香表。

 


  还剩个程序没走完。

 


  李承吉让助理端上一个托盘,上面盛着几个装有透明液体的瓶子。

 


 “ 这是我们此次面试的最后一个环节——嗅觉测试。嗅觉对调香师来说很重要,好的调香师被称作‘鼻子’。您可以拿起瓶子,晃动液体…“

 


 “ 风信子、柠檬香、薄荷…”勇利并没有近距离接触那几个香水瓶,只是站在那里就随口说出了李承吉随手调制的香水。甚至是0.1%的豆蔻油都被他准确地说出来了。

 


   不要说是他自己,或许就连No.1的维克托都不一定能做到。这个没有留学经历,只是勉强接触过调香的日本人却做到了。

 


  李承吉认真地打量着面前的青年,用不同于之前的客套语气问:“ 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团队。”


评论(5)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