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维勇/尤勇】闻香识你(八)

#助理维克托x调香师勇利 有尤勇

#年龄设定尤里奥18

#ooc有。关于调香纯属瞎掰,慎重。

#看尤里奥怒发冲冠为美人(?)

 


 

    昨晚刚下的飞机,今早又马不停蹄赶来工作的维克托连梳妆打扮(划掉)都省去了。李承吉给他发的短信让他恨不得立马冲进调香室,把那个不知道爱惜自己的笨蛋抱进怀里狠狠地调教一番(?)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乱入了…?!他随后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维克托式的标准微笑,走进了电梯。

 

 

  因为得到了想要的重要情报,要去法国见弗兰克所以把勇利交给了李承吉。结果这人就是这么照顾的,让勇利一个人关在调香室里三天?!简直胡闹。

 

 

  spice的员工看到浑身散发低气压却依旧笑的灿烂维克托觉得格外恐怖,比看到发怒的雅科夫还恐怖。

 

 

  众人皆知spice有三宝:大宝雅科夫,二宝维克托,三宝尤里奥,都是不能惹的狠角色。直到后来他们才知道他们错了,他们忘记了一个叫做胜生勇利的男人。血的教训使他们顿悟了原来这人才是幕后Boss。

 

 

 

  维克托走到备用调香室门口,收起了那令他自己都厌恶的微笑,看都没看李承吉一眼,准备推门而入。

 

 

  一旁一直沉默着的李承吉迅速扣住了维克托的手,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你不能进去。”

 

 

  维克托自认为控制的很好的情绪,瞬间爆发了。冰冷的带着压迫性地视线径直扫向李承吉,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 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李承吉第一次看到维克托露出这种表情,有些惊讶,但也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那副万年冰块脸。他直视着面前人那双透着寒意的眸子,不急不慢地解释:“ 这是勇利说的,任何人都不能进去。他的习惯,调香期间把自己关在调香室里。”

 

 

    维克托此时心情复杂。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包括这个身为助理的他?他此时并不知道这种心情叫做失落,只是以一个调香师与助理的关系来判定。

 

 

  还是不放心勇利,轻轻地呢喃了一句:“ 我只是看看他与没有吃饭。”也不管李承吉听没听见就轻轻推开了门。

 

 

    看到地面上的泡面、外卖盒顿时松了口气,要是再不知道吃饭那他可是会真的生气了。

 

 

    一个赌注而已,有必要这么重视?维克托不明白。

 

 

     在他愣神之际,眼前突然晃出了一抹金色的身影。尤里奥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发现了脸色微红瘫在桌子上的勇利,一只手摸向人的额头,温度烫的惊人。

 

 

     他一把拽起还在恍惚的维克托,劈头盖脸骂了一通俄语 :“ 秃子,你还愣在这干嘛呢?猪排饭发烧了你都不知道!”

 

 

  然后又看向一旁脸色有些焦急的李承吉,又是一顿痛骂:“ 他说不让进就不让进了,李承吉你脑子被驴踢了?!”

 

 

  维克托瞬间被尤里奥骂醒,快步走上前去,一只手揽住勇利的腰,温柔有力地把他从椅子上抱起。清淡的男士香水味,勇利轻轻哼了一下又昏了过去。

 

 

  维克托抱起勇利,撂下一句:“ 今天的会议帮我请个假。”就走远了。

 

 

 

  动作轻车熟路地好像做过无数遍一样,尤里奥虽然很不爽但也默认了。

 

 

   李承吉没有和他计较刚才被骂脑子被驴踢了的事,难得和尤里奥约好下班后一起去看勇利。

 

 

  勇利今天早上准备完成最后的小样时,感到身无力头重脚轻,然后就瘫倒在了椅子上。

 

 

  直到闻到了一丝好闻的香水味,才稍微清醒了一下,然后又烧晕了过去。所以,他不知道的是,他觉得很好闻的香水味是维克托身上散发出来的。

 

 

  维克托抱着勇利走出调香室,一路上看到各种同事对他露出的各种奇怪的表情。如果是平时可能还会好心情地笑一笑,可现在的他根本无暇顾及,只想快点送勇利去医院。

 

 

 

  莫斯科一所大型医院内,勇利躺在洁白的病床上,醒了过来。他不喜欢来医院,满是消毒水味的房间让他想起了那些他不愿想起的痛苦回忆。

 

 

  虽然还是很不舒服,但烧好像退了。他是怎么从spice到医院的,完全想不起来。依稀记得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丝好闻的淡香水味。

 

 

  他的右胳膊上打着点滴,各种瓶瓶袋袋都在排队等着他打完。

 

 

  在日本很少生病的自己竟然发烧感冒了,还真是差劲呢胜生勇利。只是想给那个人一个惊喜,想要尽快调制出属于自己的Eros,结果在这个紧要关头竟然生病了。

 

 

  勇利委屈地想哭。

 

 

“ 猪排饭!”尤里奥拿着一个果篮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丝不自在。‘ 咚’地一下把果篮放在桌子上。

 

 

“ 鼻子就是调香师的命!人家给鼻子上几百万的保险,你竟然随随便便就敢感冒—快把鼻涕擦掉!”说完一脸嫌弃地递上纸巾。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一下班就想急着往医院跑,还是李承吉提醒他看望病人不能两手空空。不知道那个蠢猪喜欢什么水果就买了这么一个果篮。结果一路上提着这个破玩意搞得他浑身不自在。

 

 

  搞什么啊,那个笨蛋臭猪猪,一个比赛还把自己身体搭进去。果然是头蠢猪!

 

 

  尤里奥不知道自己脸上不断变换的表情有多丰富,丰富到勇利不禁笑出了声。

 

 

 

 

  很抱歉我懒癌晚期已放弃治疗,但这篇文绝对不会弃的。

  勇利被公主抱了哦,不知道小可爱们有没有发现。

  突然想看维克托吃醋的样子,下一章:您的好友俄罗斯醋王维克托已上线。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