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寒

你好,这儿祁寒,有幸相识。吃维勇
/尤勇/好茶/迹越/月莲/云亮/瑜亮/双叶/叶蓝/周叶/叶黄/的夏

【维勇/尤勇】你我相逢于急景流年
大概是勇利视角的回忆体。



胜生勇利随维克托来到俄罗斯已经有一个月了。手指抚摸着金色的、圆圆的戒指,看着身旁熟睡的维克托。
他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自己和维克托究竟是什么时候确认了这种名为"爱"的感情。



胜生勇利,一个日本随处可见的花样滑冰特别强化选手。
如果维克托没有突然出现,他的滑冰生涯应该会很平淡的结束吧。



应该算是一次不是很美好的相遇。
自己在大奖赛和全国大赛上惨败,在厕所痛哭还被俄罗斯的Yuri放狠话让自己隐退。
看着被众人仰慕的自己的偶像维克托,他与我的距离就像天空中的星星和地上的沙砾。
注定没有交集。
可当我看到他只身一人(还有马卡钦)来到日本要给自己当教练时,喜悦中夹杂着不安的复杂心情持续了很久。



这个消息似乎在不经意间传遍了。
胜生勇利却无力阻止诸如大多数人眼中自己与维克托如何如何不般配,自己抢走了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男人的流言。
也许全世界的人都不希望自己获胜。但是能够改变全世界的,只有自己。


这不禁让人想起一个词,孤勇。
所谓孤勇,是一个人面对一群人的勇气。



在大奖赛的过程中,自己与维克托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从教练与选手,到朋友,再到恋人。
这中间的曲折经历,在自己的自由滑
Yuri on Ice 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然而旁人眼中的自己也像破茧而出的蝴蝶一样在冰场上划出一道道弧形的印迹。



可内心深处对自己剥夺了维克托职业生涯的事实却无法抹去。
所以才会打算在大奖赛决赛上拿到金牌之后隐退,让维克托重回冰场。
不过,尤里奥这家伙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和自己对着干呢。
明白了彼此心意的我们,定下了另一个约定。
就这样我跟随他来到俄罗斯训练。




话说回来,说好了早上七点起来去训练的人为什么现在还在睡觉?
不等自己叫醒,睡的很舒服的人睁开迷人的湖蓝色眼睛,笑着和自己道:“早安,勇利(〃♡〃) ”
自己刚想反驳已经不早了,尤里奥一脚踹开了门给了维克托一记飞踢。
然后维克托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 喂,炸猪排盖饭,今天不是说好了一起去练习么,你怎么还在这里耗着?”尤里奥脸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 不对哦尤里奥,是勇利和我之间。”维克托从地上优雅的爬起来微笑着反驳。
“ 谁要和你这个秃子一起去练习?!”
勇利对这种类似于吵架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


如果能一直这样,也很好啊。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小滑冰的文,由于自身原因不能写大粗长。
这个是写政治写的烦躁的产物。
后排扩列,我是祁寒。
一个热爱文字与音乐的人。

评论

热度(16)